三木合战

编辑:辣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16:52:14
编辑 锁定
三木合战是发生在日本春秋战国时代天正七年(1579年)至天正八年(1580年)的一场战役,攻守双方分别是当时身为织田信长部将的羽柴秀吉和播磨国的地方豪族别所长治。
名    称
三木合战
地    点
日本
时    间
天正七年
主要指挥官
羽柴秀吉

三木合战人物介绍

编辑

三木合战别所长治

别所长治(1558年—1580年2月2日),日本春秋战国时期播磨的大名。
别所长治为别所安治之子,也是波多野秀治的女婿。织田信长在攻打毛利辉元时以别所长治为前锋,但是由于与丰臣秀吉的不合,以及荒木村重的煽动之下,别所长治便与波多野秀治一起反抗织田信长。
别所长治以死守三木城的方式与丰臣秀吉应战,在毛利辉元与荒木村重的支持与支援下,一度击退织田信长的军队;但是在丰臣秀吉彻底切断三木城的粮食与水源供应,以及神吉城与志方城的失守之下,毛利辉元的援军也跟著撤退;而别所长治也在三木城被包围两年后自杀身亡。

三木合战丰臣秀吉

丰臣秀吉(とよとみ ひでよし Toyotomi Hideyoshi)
(1536-1598)
日本战国时代末期封建领主,是继室町幕府之后,完成近代首次统一日本的日本战国时代大名。为1590-1598年期间日本的实际统治者。法名国泰佑松院殿霊山俊龙大居士。《明史》里称作平秀吉。
丰臣秀吉(豊臣秀吉,とよとみひでよし,Toyotomi Hideyoshi,1536年~1598年)出生于尾张国爱知郡中村,贫农之子。最初叫木下藤吉郎。
1568年改名为木下秀吉。因与浅井长政和朝仓义景作战有功,1573年被封为近江国长滨城城主。之后改木下姓为羽柴(羽柴秀吉,取丹羽长秀和柴田胜家姓中各一字)。之后依命令进攻中国地方,征服播磨国、但马国、因幡国,使备前国和美作国的宇喜多氏服属,并与毛利辉元作战。
1582年发生本能寺之变,明智光秀谋杀织田信长。当时丰臣秀吉正在围攻备中国高松城。他迅速与毛利氏讲和,率军返回京都,于山崎之战击破明智光秀。因其功绩在清州城重臣会议上占据了主导权,并于贱岳之战击败了柴田胜家、泷川一益和织田信孝,使丹羽长秀和池田恒兴归服,于小牧·长久手之战与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雄战和,成为织田信长的实际继承者。
1583年在石山本愿寺的旧址上建大阪城。1585年任关白,1586年受赐姓丰臣并就任太政大臣,确立了政权。先后经过纪州征伐、四国征伐和九州征伐,征服了西日本全境。1590年远征关东,包围小田原城并击败北条氏,使陆奥国的伊达政宗等东北诸大名皆归服,统一日本,结束了日本战国时代。1591 年将关白之位让给外甥丰臣秀次,自称太閤。
1592年出兵朝鲜(文禄之役),遭到朝鲜各地义勇军和李舜臣的朝鲜水军的激烈抵抗,同时明朝也向朝鲜派出了援军,于是休战。不久后谈判破裂,1597年再度出兵朝鲜(庆长之役)。丰臣秀吉1598年8月18日于伏见城逝世。
丰臣秀吉多因袭织田信长的政策,以乐座乐市和朱印船贸易等振兴商业,以控制都市、铸造货币等政策控制商业。太閤检地和刀狩等政策用来确立税制,彻底地兵农分离,为江户时代的幕藩体制打下了基础。

三木合战三木合战

编辑
战前背景
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是战国时代的特征,“下克上”之风盛行,当时的地方豪族势力纷纷登场。畿内近国的信长的敌对者、一向宗门徒众的首领、石山本愿寺的显如,联结中国的豪雄毛利辉元与信长对抗。处于中间位置的播磨地区的豪族,也被牵扯在其中,造成的极为混乱的局面。
天正8年正月,信长为了实现天下统一的志向,命令中国平定的总大将羽柴秀吉率兵进入播磨境内,并召集播磨的豪族在加谷川城的糟谷氏的屋敷评定,希望依靠豪族协助攻击中国的毛利氏。
当时被召集的播磨的豪族,很快地作出了积极的反应,并拟订了一系列的计划,但是由于秀吉傲慢的态度,令统治东播磨八郡的别所氏相当地不快,(续日本史、别所记),加上织田家又攻击妻子的娘家丹波国波多野氏,因此别所长治接受毛利辉元的策反(丰鉴),最终导致了协议的决裂。由于加谷川城糟谷氏屋敷的会见的原因,使得当时以东播磨的别所氏为中心的播磨的诸豪族,全部倒向了毛利氏的一方,也点燃了三木合战的导火索。
战前兵力对比和部署
当时的别所氏的当主别所长治,飞檄秘密联络东播磨的诸城,将三木城的防区大大地扩展,严密防守进行笼城战。东播磨的各小城的小豪族均带领一族集合于三木城,总兵力达到7500骑。当时三木城的城东堆起了一个大土堆,西面用高木筑墙,利用绵延4000米的三岳、山谷和小川,构成了一个极大的城郭。同时,作为支援的各支城的神吉城、志方城、高砂城、野口城、端谷城、衣笠城、渡濑城、淡河城等,严密加强防备,并随时与三木城本城联络,使东播磨地区的防卫相当地严密。
当时的秀吉,尚没有完全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期待趁此机会直接将东播磨的诸势力一举消灭,并利用山路向三木城内进行侦察,将本阵安置在一个叫大村的地方休息。被别所方很快察觉后,别所方联络各支城,一举攻破秀吉的本阵,此战在“三木战史”中,被称为“别所方的夜袭”,并有战况的记载。
别所方的夜袭
当时是天正6年4月初,在日没之后,别所方向在大村坂屯驻的秀吉军的本阵发动夜袭。援军的第一阵是志方城主栉桥伊则,在寂静的黑夜里向敌阵的所在地大村坂进发。第二阵是野口城主长井四郎左卫门,第三阵是神吉城主神吉赖定。合战由高砂城主梶原景行担任军奉行,负责进退军令的下达。其他的城主在各处集结,手持未点燃的松明,在暗黑的夜中等待向敌阵进军的命令。
由于白天的疲劳而一片寂静的秀吉方的阵营,被别所势一下子就突入了,并立刻点燃了松明向接应部队报信,从三木城出发的1000余人的精兵立刻点燃松明和提灯,渡过三木川向敌阵突进。
腹背守敌遭到挟击的秀吉军,被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别所势的夜袭打的措手不及,骚乱而逃跑者、赤身裸体作战者,造成极大的混乱。在战斗中秀吉军死伤众多,武器等诸物资都弃置不顾,向加谷川的糟谷屋逃命,不等到天亮就连夜逃到姬路北面的书写山去了。
别所军的夜袭计划获得了完全的成功,认为获得胜利的诸将均高兴地回到了居城。这也是三木合战的导火索之一。
丰臣秀吉反攻前的准备
被别所军奇袭导致大败的秀吉,对东播磨城兵意外的强硬态度感到惊慌,于是居住在书写山的十地坊荒废的寺院中研究今后作战的策略,并详细探察了播磨的地形,最后在认为安全的平井山构筑了本阵。
秀吉了解到地利及各支城的配置之后,发现想简单地攻陷三木城是不可能的事情,三木城意外地强大,并拥有许多支城的支持。羽柴秀吉先在三木城下放火且观察地势,确定无法迅速攻下後便留下胞弟羽柴秀长监视,将本阵移往书写山,三木城兵一度企图出城攻击秀长军,却被别所贺相制止(续本朝通鉴二百六),别所长治也在四月一日进攻织田方的公卿冷泉为纯父子所在的嬉野城,杀死冷泉为纯父子(播磨鉴、冷泉系谱事迹)。秀吉领悟到除了攻陷各支城,对本城进行兵粮战的战术以外没有其他任何方法。而兵粮战的策略,出自于秀吉方的名军师竹中半兵卫
但是,由于秀吉手中的兵力只有7500余人,无法达成这一战略,因此向主君信长邀请援军进入平井山。
羽柴秀吉包围三木城同时,他也分兵进攻别所长治的支持者跟家臣,在4月3日攻打野口城,虽一度失利,秀吉持续连攻三日,城将长井四郎左卫门终於不敌投降(别所长治记),但因为毛利辉元率大军进攻尼子胜久所在的上月城,羽柴秀吉被迫将主力军移往跟织田信忠会合,与毛利军对峙(信长公记)。
在上月城的战况陷入胶著後,羽柴秀吉跟荒木村重在6月时将阵地转移至书写山,织田信忠率领织田信包织田信孝与丹羽长秀、林秀贞细川藤孝佐久间信盛共三万兵马转往攻打神吉城(别所记),织田信雄则转往包围志方城,羽柴秀吉也分出弟弟羽柴秀长进攻但马国,顺利入主竹田城,为监视明石至高砂一带的海路,织田信长也调配织田信澄跟万见重元进行监视(信长公记)。
7月15日,泷川一益跟丹羽长秀以金堀众跟大铁炮攻入东郭,摧毁城池的塀、橹,荒木村重攻打西郭,最後城将神吉藤大夫透过佐久间信盛请降,织田军拿下神吉城,神吉藤大夫逃往志方成,神吉城交由羽柴秀吉镇守(织田真记、信长公记)。神吉城失陷後,遭到织田信雄跟细川藤孝包围的志方城主栉桥政伊在8月10日也表态降伏(细川家谱、播磨鉴),羽柴秀吉在三木城周遭广建付城,加强对三木城的包围(信长公记),织田信忠则在八月时退兵,仅留下羽柴秀吉部持续包围三木城(续本朝通鉴二百六)。
9月时,别所长治察觉秀吉方兵力减少,命令别所贺相跟别所治定出城攻击秀吉军中村一氏的阵地,秀吉及时出兵驰援,别所贺相跟别所治定转而袭击秀吉本阵,结果却被羽柴秀长击破,别所家臣久米久胜、志水直近战死,别所贺相逃回三木城。毛利辉元为救援三木城,派遣数百艘军船想从明石、鱼住一线奥援,羽柴秀吉发现此事後,又在三木城至鱼住一带建筑三十多个小垒、城橹,阻断毛利军的输送(续本朝通鉴二百六)。
同年10月,织田家重臣荒木村重忽然在有冈城举兵叛变,让毛利方可以通过海路由摄津国的花隈城、丹生山城对三木城进行补给,为讨伐荒木村重,织田信长调动大军进入摄津国攻打荒木方的城池,播磨豪族小寺政职也呼应荒木村重起事倒戈毛利方,羽柴秀吉也分出部分兵力协助攻打荒木村重,但在织田军完成对荒木村重的包围後,信长又调遣佐久间信盛、明智光秀、筒井顺庆进入播磨协助包围三木城的战线,进行兵粮、铁炮、弹药的补充和付城的增筑(信长公记)。羽柴秀吉也派遣尼子遗臣福山兹正顺利伯耆国的南条元续、小鸭元清兄弟叛出毛利家改投织田,察觉此事的南条家臣山田重直依然效忠於毛利家,遂在羽衣石城的山田馆诱杀福山兹正一族,因此南条元续也出兵攻打山田重直的堤城,山田重直不敌下弃城逃归安艺(续本朝通鉴二百六)。
天正7年(1579年)2月6日,别所长治组织2500兵马出城袭击羽柴秀吉军,结果在平山合战中反被秀吉军击溃,阵亡武将35人,士兵780人,甚至别所长治亲弟别所治定亦战死(别所记),羽柴秀吉随即转往进攻摄津丹生山城,趁风雨夜袭,拿下城池(别所记、总见记),并烧毁供粮给三木城的明要寺,4月时织田信长也再度调遣前田利家佐佐成政原长赖金森长近织田信澄堀秀政丹羽长秀筒井顺庆进入播磨助战,强化增筑包围三木城的付城,秀吉军在5月时也拿下海藏寺砦(信长记)。
秀吉随後向高砂城展开了攻击,但是在城兵及毛利的援军的挟击之下遭到了惨败。秀吉立刻编组大军发动第二次的攻击,高砂城主梶原景行在城破损没有胜算的情况下,受到黑田孝高劝诱,开城投降(高砂市史),将城兵送入三木城,自己出家改法名为龙庵到刀田山鹤林寺的林中蛰居,放弃了城池。秀吉军的谋臣竹中重治也在6月时病故(信长公记)。
成功地切断三木城粮道的秀吉,很快又发现毛利的援军从兵库港将粮食运入花隈城,通过丹生山,从淡河城山中的通道将武器和军粮送入三木城的途径。秀吉立刻发动攻势,将丹生山上的砦烧毁,并将佛教传来的圣地明要寺也一同烧毁。
三木城外围清扫战
但羽柴秀长在6月进攻淡河城时却遭到城主淡河定范的激烈抵抗,并用母马冲阵打乱秀长军,伺机杀去击溃羽柴秀长,使羽柴秀吉短时间内没法攻陷此城(别所记),但淡河定范取胜後,认为难以应付秀吉军下一回进攻,便放弃淡河城,率军进入三木城协防(续日本史),淡河城随後被秀吉军占领。
9月时,宇喜多直家正式反叛毛利家投向织田家(信长公记),为切断毛利军对三木城的输送,羽柴秀吉又拦阻三木城跟鱼住城的交通,监视三木城的付城总共建立三十多座。别。而三木城周遭的教海寺,也因为藉由美嚢川支流的脇川用竹筒装米偷偷将顺水流送入三木城中,结果被羽柴军发现,遭到秀吉下令烧毁。
别所方的顽抗
切断粮道的最大的激战就是平田山及大村坂之战。
当时平田砦合战时,秀吉的武将谷大膳接到粮道切断的任务,在平田砦担任守备。天正7年(1579)9月初,毛利氏与三木城的别所氏,确立了将平田砦粉碎,向三木城运输武器和粮食的计划。
毛利方以纪伊的杂贺党的门徒众8000余人带着兵粮,以精兵数百骑警卫从高砂之浜渡过加谷川,向平田之阵附近接近。
三木城方面则动员了7000余人的人夫作将兵粮运到城中的准备,别所山城守吉亲带领3000骑,向平田砦谷大膳的阵营发动攻击。
结果,由于兵力过少无法坚持很久的平田砦被粉碎,谷卫好讨死。
获悉结果的秀吉派遣新到达的兵出阵,在大村坂发生大激战。结果别所方大败,别所势大将格73人、士卒800余人讨死,负伤者无数。经过大村合战后,别所势失去战意,淡河弹正定范一族在加佐地方与一族郎党一起自杀。
这一战后毛利方完全无法向三木城中输送兵粮,大半被秀吉的部队抓住,之后三木城中的粮食开始匮乏。
粮道断绝的三木城内,饥饿的现象开始出现,军马、狗、老鼠都被用来充饥,连草根都被用来食用。知道缺乏粮食的秀吉趁机将八幡宫的里山砦、鹰尾砦逐个击落,乘胜追击的秀吉军通过激战,攻破由新兵把守的大手门,攻下了新城。
战役的终结
三木城被笼城下粮道遭闭锁及死伤者过多的消耗,导致战斗力低下。最终没有胜算而觉悟的城主别所长治下定决心,向秀吉送去了以城主一族的性命来换取家臣及领民的性命的条件的降伏书状。
秀吉接受了书状之后,很快接受了条件并向城中送去酒菜,对城主的决心表示赞扬,并将本阵移居到城内的本要寺的居馆。
三木城中,城主别所长治将残余的将士和人夫集结到广场,举行离别的宴会,城主尽情地向家臣道别。翌日,城主一族与妻子等自刃,当时是天正8年正月17日。
秀吉在正式引渡了三木城之后,进入城中检验首级,并宣布赦免城中残余的兵将,向四散的领民发布归属的通告以示德政。这样,秀吉一生中最艰苦的,长达22个月的三木城合战终于结束。

三木合战战役详解

编辑

三木合战天正元年

(1573年)四月,武田信玄死于上洛途中,之后朝仓义景浅井长政三好义继相继被织田信长所灭,松永久秀也于天正五年(1577年)十月叛乱战败自杀,畿内附近于织田信长为敌的只剩下率领一向宗门徒的石山本愿寺的光佐(显如)和中国的豪雄毛利氏。
为了实现天下布武的理想,信长任命大将羽柴秀吉为中国平定的总帅,率领美浓、尾张大军侵入播磨,开始他的中国经略。而秀吉首先遭遇的就是和毛利同盟的东播磨三木城主别所长治。别所氏的背后有安芸的毛利氏、备前的宇喜多氏(后投向织田)、丹波的波多野一族、摄津的石山本愿寺以及纪州杂贺的门徒众等反信长派。织田氏和毛利氏这战国两大势力的冲突一触即发。
信长看中了想借助信长的力量对抗毛利的浦上宗景(领有备前、美作、播磨西部,包括衰弱的赤松氏所领)和三木城的别所长治,想让这些地方豪族成为中国经略的尖兵,并给了别所长治播磨东部的安堵。与信长相对的,毛利辉元派安国寺惠琼前往备前冈山城诱引宇喜多直家。天正二年(1574年)三月,直家与毛利氏结为同盟,连手对抗浦上氏。与此同时,别所长治也对战局作出了判断。

三木合战天正三年

(1575年)七月一日,别所长治和叔父别所重栋前往京都相国寺谒见织田信长。同年十月二十日,别所长治、小寺政职、浦上宗景、赤松広秀前往京都妙光寺信长的宿所夜间。从翌年十一月十二日到天正五年正月,长治和浦上宗景多次前往京都信长的宿所二条妙觉寺,长治受赐太刀一腰、马一疋、板物三端。
得知信长出兵播磨后,毛利辉元命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军撤回因幡地区防守,是日天正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天正四年二月,毛利辉元前往播磨、备前国境警戒。五月七日,辉元与织田信长断交。七月十五日,毛利水军于摄津木津川口大败织田水军,并乘势送军粮入石山城。毛利氏与织田氏正式开战。

三木合战天正五年

(1577年)九月,信长命别所长治为中国征伐先导。十月,长治与山阳道总大将羽柴秀吉一起从京都出发,进入播磨姬路城。秀吉加强了和播磨诸豪族的同盟,并出兵平定了但马的土豪势力。同年十二月,秀吉手下竹中半兵卫重治、小寺孝高攻打宇喜多直家的属城佐用郡福原城,自己率军攻落同郡的上月城(七条城),并交给尼子胜久守备。秀吉归还安土城。
次年

三木合战天正六年

(1578年)三月四日,秀吉再次出阵播磨。七日,进入加古川城。羽柴秀吉于糟谷氏屋敷召集播磨豪族,要求他们作为进攻毛利氏的先锋,从而引起领有东播磨八郡的别所长治的不满,以至谈判破裂。以别所氏为首的东播磨豪族发动叛乱,投向了毛利氏。
别所长治很快联络了东播磨诸城,并着手准备笼城。东播磨的小豪族加上三木城的城兵共有7500人左右,东起大冢,西至高木,绵延四公里,利用山岳、峡谷、河川等各种地形构成三木城坚固的防御体系;更另有支城神吉城、志方城、高砂城、野口城、端谷城、衣笠城、渡濑城、淡河城,可以互相支援。
得知东播磨豪族发动叛乱的秀吉不得不放弃对毛利氏的作战计划,转而引军回播磨平叛。(导致了上月城的尼子胜久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援而战败切腹。)天正六年四月初,前往东播磨的秀吉征伐军在大村坂休息。是夜,秀吉军受到别所方1000余精兵以及其援军(第一阵志方城主栉桥伊则、二阵野口城主成井四郎左卫门、三阵神吉城主神吉赖定、合战军奉行高砂城主梶原景行)的夜袭。毫无准备的秀吉军前后受敌,大败而回。在了解了三木城附近的地形和支城配置后,秀吉将本阵设于平井山,并采纳了竹中半兵卫“军粮攻”的作战方案。五月,信长援军30000人到达平井山,秀吉军势达37500人。很快,野口城、神吉城、志方城被攻下,三木城遭到围困。
为了切断毛利氏向三木城输送粮食的通道,羽柴军出阵攻打要道高砂城。但是,由于毛利援军的夹击而惨败。不过,秀吉很快组织了第二次攻击。高砂城主梶原景行见没有胜算,将城兵送入三木城,自己于刀田山鹤林寺隐居。被切断送粮通道的毛利军转由兵库港至花隈城,通过丹生山向三木城运送武器和粮食。羽柴军再出阵,攻落丹生山的砦,烧毁仏教传来圣地明要寺。与此同时,进攻淡河城的秀吉军中淡河弹正定范之计,大败;淡河弹正定范引军撤入三木城。
就在羽柴秀吉不断切断三木城的粮道,成功的缩小包围圈的时候,参谋竹中半兵卫病死,武将荒木村重谋反。然而着一连串的打击并没有动摇秀吉攻下三木城的信心。
秀吉军在附近的河里发现了很多装米的竹筒。经调查后发现这是胁川教海寺门信徒在向三木城输送粮食。秀吉马上派兵将三木城周围所有的寺院、神社全部烧毁,并杀掉所有的僧人。
切断粮道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平田山大村坂。平田的砦由秀吉的武将谷大膳负责守备。天正七年(1579年)九月初,毛利方、纪州杂贺党门徒八千余人携带军粮,在精兵数百骑的保护下渡过加古川,来到平田的砦附近;同时,三木城动员了7000余人准备向城中运粮,别所山城守吉亲率领3000骑攻打平田的砦谷大膳所守的阵营。秀吉军大败,谷大膳讨死。羽柴秀吉很快派出援军,两军再次于大村坂激战。别所军大败,大将格73人、士卒800余人讨死。大村坂合战后,别所方已再无战意,淡河弹正定范一族自杀。
之后,毛利氏向三木城输送军粮的部队大半被捕。城中粮食极为缺乏,只好以军马、狗、老鼠甚至草根为食。秀吉军又接连攻下了八幡宫裹山的砦、鹰之尾的砦和新城,三木城兵士气低落。

三木合战天正八年

(1580年)正月十五日,别所长治以本族自杀来换取城中士兵和领民的性命为条件,向羽柴秀吉开城投降。十六日,秀吉进城,并将本阵移至城内的本要寺。别所长治在广场与城中将士诀别。翌日,天正八年正月十七日,城主一族自杀。共有:
从四位下侍从别所小三郎长治(二十三岁);
内室照子姬(二十二岁);
子供,竹姬(五岁);虎姬(四岁);千松丸(三岁);竹松丸(二岁);
别所彦之进友之(二十一岁);
内室(十七岁);
别所山城守吉亲(三十八岁);
内室於波(二十八岁);子供二名。
殉死者,家老三宅肥前守治忠以下男女多数。(以及侧室、侍女、侍大将等)。
自此,长达二十二月的三木合战才宣告结束。
词条标签:
战争 历史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