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休七哲

编辑:辣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4 10:35:03
编辑 锁定
利休的一生,门下弟子无数,有武士、也有平民百姓,其中最为著名的七个大弟子,被世人称为"利休七哲"。按照茶道界惯常的说法,利休七哲是:蒲生氏乡、细川三斋、濑田扫部、芝山监物、高山右近、牧村兵部和古田织部。在其它一些资料中,利休七哲是这七个人:蒲生氏乡、高山重友荒木村重、古田织部、细川忠兴织田有乐斋金森长近。但其中细川三斋就是细川忠兴,高山右近就是高山重友。除此外,第二份名单多了荒木村重、织田有乐斋和金森长近,没有濑田、芝山和牧村。但不得不说的是,第一份名单是来自里千家的资料,权威性显然更大。
中文名
利休
别    名
蒲生氏乡
出生日期
1556年
逝世日期
1595年

利休七哲蒲生氏乡

编辑
蒲生氏乡(1556-1595),身为武将的名声比身为茶人要大的多。他是南近江国蒲生郡日野城豪族蒲生贤秀的嫡子,蒲生家依附于战国大名六角家,永禄十一年(1568),织田信长拥立足利义昭,挟尾张美浓之众,开始了"上洛"的征伐,扼守琵琶湖南岸美浓通往山城(京都所在国)要道的六角家首当其冲,在压倒的织田势攻击下,瞬间崩坏。贤秀身为六角的重臣,劝说主公承祯向信长降伏,而依据战国时的惯例,他把嫡子鹤千代交到信长那里做人质。
聪明伶俐的鹤千代深得信长喜爱,亲自为他元服,取名忠三郎赋秀,后来还把女儿冬姬嫁给了他。忠三郎从此成为信长的爱将,自伊势初阵开始,几乎参加了信长"天下布武"的每一场战役,被称为"信长的爱弟子"。信长死后,他出仕秀吉,继续受到重用,秀吉成为关白时,将忠三郎的名字改为"氏乡",后来又赐姓"羽柴",并任命他为奥羽方面攻略的主帅。他的对手,就是数年间制霸奥州的战国名将"独眼龙"伊达政宗
大概自己也畏惧氏乡的才略,秀吉将氏乡封到远离京都的会津,领地达92万石,从当年6万石的小小日野城,到92万石的大封,这就是氏乡的人生道路,如果他能够活到秀吉死后,大概也会是德川家康夺取天下所头疼的人物吧,甚至有德川幕府会被蒲生幕府所代替的说法,然而,遗憾的是,1595年,年仅40岁的他急病而死。由于死的突然,很快就传出了"毒杀"之传闻,而下毒者为谁,迄今为止有"丰臣秀吉说""石田三成、直江兼续共谋说""德川家康说""伊达政宗说"等多种版本,光是听听这些嫌疑人的名号,就知道蒲生左近卫权少将氏乡生前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蒲生氏乡是多才多艺的武将,他在织田家做人质时就师从歧阜町的高僧学习茶道,后来投师利休门下,成为利休七哲中的笔头(就是首徒)。他在茶道史上的一大贡献是在利休死后,保护了利休次子少庵,并巧妙的说服秀吉,使得少庵可以重回京都再兴千家茶道,作为感谢,少庵为氏乡在会津设计建造了茶室"麟阁",是武家茶道的经典建筑,至今尚存。

利休七哲细川三斋忠兴

编辑
细川三斋忠兴(1563-1645),乳名熊千代,是战国有名的外交家细川藤孝(幽斋)的嫡男。细川藤孝是织田政权中文化修养最高的几人之一,忠兴受他的熏陶,也是一位风雅的武人。忠兴的妻子是明智光秀的女儿,但光秀发动"本能寺之变"后,细川父子看清形势,拒绝光秀加入本方的劝诱,投入羽柴秀吉的伞下,忠兴跟随秀吉转战九州、小田原,并参加过侵朝战争。秀吉死后,他作为"武将派"的一员,站到德川一边,作为主力之一参加了关原合战,战后受封丰前小仓39万9000石,以83岁的高龄寿终正寝,算是战国乱世中顺应潮流,活得十分聪明的一位。
忠兴可能是平生唯一的一次向主子表示不服从,也与利休有关,在秀吉已经对利休表示了明显的不满和恶意的情况下,他毫不避讳,专程护送老师利休回到界町,这位看透世事险恶,一生谨慎小心的武将,在对利休的感情上,却表现出忘我的高尚一面。

利休七哲高山右近重友

编辑
高山右近重友(1549-1615)是战国时期非常特殊的一位武士,他的身份既是茶人,又是切支丹。切支丹是天主教的日译,自1549年传入日本,迅速在民间流行,九州、近畿的许多大名、武将也成了信徒。高山家位居摄津国,离界町不远,从重友父亲开始,就受到影响,信奉天主教,重友12岁即行洗礼。1573年他成为高槻城主,5年之间,该地25000居民中的18000人受洗为教徒。1578年,他随荒木村重谋反,被信长镇压后投降,随信长转战,此后又成为秀吉家臣,在秀吉击败明智光秀的山崎合战中担任先锋,参加过贱岳、小牧长久手、九州征伐等战役。1585年受封明石,直到此时,其生涯尚属平稳圆满。
然而,秀吉在九州征伐时看到天主教的传播之广,深感威胁,于是一改支持传教的政策,禁止天主教。禁令一出,重友身为切支丹,不肯改变立场,只好倒霉。1587年,秀吉发布伴天连追放令,没收了重友的领地。重友投靠前田利家,成为客将。他仍然不放弃传教工作,继续在前田领地金泽开办教会,结果1614年,德川幕府再次下达禁教令,把这个死硬分子驱逐出境,流放到国外。重友于是历经艰辛,到达菲律宾马尼拉,次年,因热病去世,当地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天主教葬礼,埋葬在当地教堂,这位命运坎坷,信仰坚定的信徒,客死异乡却终于得以回归主的怀抱。

利休七哲荒木摄津守村重

编辑
荒木摄津守村重(1534-1586)也是摄津人,因此近水楼台,成为利休的门人。他原是摄津三守护之一池田胜政的家臣,信长上洛之后,经细川藤孝介绍,成为信长属下,作为信长摄津攻略的主将,数年间消灭了池田、和田、伊丹这三守护的势力,成为摄津国主。天正六年(1578),信长在安土城举办茶会,家中重臣只有12人有资格参加,村重列名其中,与秀吉、光秀等同列。他在织田政权中与细川藤孝、明智光秀并称为三大文化人,可谓文武双全。
元龟元年(1570)开始,信长与石山本愿寺(在摄津)的一向宗势力进行了10年的石山战争。作为最前线的大将,村重当然参战,经过多年厮杀,顽强的一向宗徒令信长大感头疼,于是采取了封锁本愿寺的饥饿战术,终于迫使一向宗和谈。就在天正六年(1578),村重代表信长与本愿寺进行了谈判,没有取得成果,而村重看到一向宗徒饿殍遍地的惨状,于情不忍,就赠送了100石左右的大米,结果传到多疑的信长那里,被怀疑有通敌行为,从此遭到疏远,而村重对于信长的残忍也感到厌恶。当年9月,村重终于举起了叛旗,结果在一个月内就被讨平。他抛下妻小,带着珍爱的茶道具"小鼓"逃亡。
失势后的村重,改名为道熏,作为茶人度过了下半生。秀吉掌权后将他招回,在许多次茶会的记录里都可以看到茶人道熏的名字,天正十四年(1586)4月的茶会是最后一次,是年5月,村重道熏在界病逝,时年52岁。

利休七哲织田有乐斋长益

编辑
织田有乐斋长益(1547-1622)是信长的幼弟,信长继承家督时他只有5岁。身为战国霸主的至亲,却对政治毫无兴趣,反而十分喜好茶道,成为利休的高徒。天正十年(1582)本能寺事变时,他也在二条城,结果信长、信长的长子信忠以及许多家臣都死难了,他却不知用什么方法逃了出来,因此遭到天下人的耻笑,他也不以为意。后来秀吉和柴田胜家各自拥立信长的子孙争夺霸权,作为织田一族,他漠不关心,仿佛与己无关。等到秀吉胜利,他很自然的做了秀吉的侍臣,在秀吉的茶道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转眼秀吉也去世了,他身为秀吉遗子秀赖的舅公(秀赖的生母淀姬是信长的外甥女),留在丰臣的居城大坂。但在关原之战的时候,却参加了德川一方,事后,又像没事人一样回到大坂城,却把大坂方的情报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家康。在大坂城里,有乐斋继续保持着独善其身的沉默姿态,对丰臣旧臣大野、木村等人的强硬态度不置可否。到了1614年,家康发动大坂攻击战,有乐斋又在临阵之前从大坂城开溜。结果,在秀赖和他的重臣大野、木村、以及真田幸村后藤又兵卫等人拼力死战,一个个死去的时候,他却在京都悠闲的饮茶。以后在京都东山度过了悠闲的余生,得享75岁的高龄。两个儿子都是德川幕府下的大名,家族一直延续到江户时代。虽然在光荣的游戏中当然会成为无能的武将,但是他却凭着这份无能,活过了战国乱世,许多比他优秀的多的武将却做不到这一点。

利休七哲金森长近

编辑
金森长近(1524-1608)也是织田丰臣系统的武将,是信长亲卫队"赤母衣众"的一员,立过不少战功,受封飞騨一国。长近是秀吉的茶头之一,他使用的名茶道具,根据《山上宗二记》的记载,叫做"宗阳肩冲"。长近的儿子可重、孙子宗和也都是著名的茶人,尤其是宗和。利休的门徒中很多都是武士,这些武士的茶道被称为"武家茶风",一般认为,武家茶风的正宗是沿着利休-古田织部-小崛远州的顺序传承的,而武家茶道的另一个重要传承,就是金森可重-宗和-土屋宗俊。

利休七哲古田织部

编辑
生卒年:1544~1615 名前:幼名左介,初名景安、重然 列传: 生于天文十三年,是美浓国山口城主古田重安之弟重定的长男,后来进入主家成为养子。成人后,成为织田信长的侧近,并拜当时的“茶头”千利休为师。本能寺之变爆发后,参与讨伐明智光秀的山崎合战,战后即成为秀吉的家臣,,获得三万五千石领地,在此同时叙任为织部正。千利休逝世后,在秀吉的任命下成为茶头,登上茶人的最高地位。他对日本茶道与茶道关联之艺术皆有深远影响力,甚至扩及茶室建筑、花道等艺术,还曾经指导濑户地区备前窑的陶业,生产所谓的织部陶,特点是自然纯朴、不造作。秀吉去世,织部之父重定殉死,而织部则将家督一职让给长男重嗣,自己退隐。关原合战暴发之际,在德川家康的邀请下,织部重回政界但在庆长二十年大阪夏之阵结束后,他却突然因反逆罪而被捕,并且一族男子都被命令切腹。古田家因此而绝家。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