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熙

编辑:辣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19 14:18:03
编辑 锁定
朱德熙(1920~1992),江苏省苏州市人,中国著名古文字学家、语言学家、语法学家、教育家。他由物理专业转入语言研究,曾与吕叔湘等一起为国家语言文字作出卓越的贡献。
中文名
朱德熙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吉林长春
出生日期
1920年10月24日
逝世日期
1992年7月19日
职    业
教育家
籍    贯
苏州
性    别
好    友
汪曾祺

朱德熙人物简介

编辑
朱德熙,1920年10月24日出生在南京政府财政部盐务局一个高级职员家庭,家境富裕。早年习字、背诵古诗词,十一二岁起读古典小说。中学时代接受了进步思想,在上海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考取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数学、英语基础都很好。一年后转入中文系,师从唐兰闻一多学习研究古文字学和古音韵学,并得到罗常培陈梦家等教授的教导。1945年毕业后在昆明中法大学中文系任教并加入民盟。1946年起在清华大学中文系任教,1952年晋升副教授,同年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受国家委派赴保加利亚索非亚大学任教,1955年回国,此后一直在北大中文系任教,1979年晋升教授。1992年7月19日病逝于美国,享年72岁。

朱德熙担任职务

编辑
朱德熙历任清华大学、昆明中法大学保加利亚索非亚大学等知名大学教授;在北京大学,他先后担任中文系副主任、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北大计算语言学研究所所长,北大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

朱德熙教学艺术成就

编辑
朱德熙无比热爱教学工作,对教学精益求精,教学艺术炉火纯青,以渊博的学识把枯燥的语法课讲得引人入胜。他一生正直纯粹,光明磊落,追求真理,实事求是,不爱虚荣,淡于名利,严以律己,严谨治学,为祖国、为语言学事业倾注了毕生心血。为人谦虚质朴,温和敦厚,尊重前辈,笃于友情,喜爱音乐和绘画,尤爱昆曲,能笛,会唱。尤其擅长京剧,拉得一手好京胡,唱起来称得上是“字正腔圆",在系里表演常常博得阵阵喝彩。
教育领域
在语文教育方面,他著有《作文指导》(中国青年出版社,1951年)一书。《文章评改》(1979年)一书中收入了他于60年代为中华函授学校举办的“语文学习讲座”讲课时的大部分讲稿。他提出中学语法教学应该联系实际等观点,这些对提高中学语文教学质量、改进高考语文的考试等都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

朱德熙语言学成就

编辑
朱德熙(中)和吕叔湘等人的合影 朱德熙(中)和吕叔湘等人的合影
朱德熙是汉语语法学界伟大的语言学大师,是一位富于开创精神的杰出学者,在中国语法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朱德熙在语法研究上以其独特的语法思想、科学的分析方法,深入地研究汉语语法现象,奠定了汉语描写语法的基础。他的丰富而深邃的语法思想是我们的宝贵遗产,对汉语语法研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些学术成就也让他在国际上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保加利亚、美国、法国、泰国、香港、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先后邀请他去讲学,做研究,出席会议。1986年法国巴黎第七大学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他为推动汉语走向世界,扩大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朱德熙长期从事现代汉语语法和古文字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他在语言文字领域的贡献主要集中在汉语语法研究、古文字研究及语文教育方面,并且为祖国的语言学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朱德熙汉语语法研究领域

在汉语语法研究方面,在研究方法上,批判地吸收国外语言学的新理论、新方法,创造性地运用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中,不断为语言学研究开辟新途径。他着力运用西方结构主义语言学原理探讨汉语问题,带来了这个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其主要成果已被今天的语言学界普遍采用。
1961年首先提出变换分析法,并且在国内最早运用这种理论来描写分析汉语句法。变换分析法源于美国描写语言学学家Z. Harris的理论,朱德熙在运用中根据汉语语法研究的实际需要加以改造发展,形成一套有关变换分析的理论,把汉语语法研究引向深入,揭示了更多的语法规律,开拓了研究视野。1979年进一步提出和运用语义特征分析法,弥补了分析变换法的局限,使语法研究朝着形式和意义的结合方面前进了一步。1985年针对德· 索绪尔区分共时的和历时的语言研究方法对国内学界的消极影响,以自己的研究突破共时和历时的严格区分,将横向的各种方言之间的比较研究、纵向的古今语法之间的比较研究和对标准语的研究结合起来,使汉语语法研究走上了全方位的研究道路。
在理论上,注重和提倡对具体语言事实和具体语法规律的描写分析,提出了关于词的语法功能是划分词类的本质依据等8个观点,丰富了普通语言学理论,不仅适用于汉语语法研究,也适用于其他语言的语法研究。他与吕叔湘合著的《语法修辞讲话》(1951年6月6日始在《人民日报》上连载,同时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一书,对于纠正当时社会上语言使用的混乱状况,对于在全国范围内普及语法知识,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语法讲义》一书,是系统地阐述其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基本观点的一部专著。该书注重实用,分析描写细致深刻,是运用结构主义语法理论分析汉语语法结构的一部力作。

朱德熙古文字研究领域

古文字方面,朱德熙对古文字的考释与研究常结合语法来进行,在分析古文字的字形、意义之外,还考察古文字的语法地位与作用。尤其是在战国文字的研究方面多有发明。另外他对甲骨文和秦汉文字也都有精深的研究。1950年代发表的《寿县出土楚器铭文初步研究》和《战国记容铜器刻辞考释四篇》,奠定了在战国文字研究领域中的突出地位。不少研究是针对传统误释的。考释古文字,不是任意选释,而是着眼于关键性字,既重字形也重文例,精确地揭示出字形演变的复杂过程,在语法上语义上讲得通。论述透彻精辟,超过了前人,为学者们普遍接受,不只把战国文字的研究水平,而且把古文字考释的整体水平提高了一大步,对后人的影响极为深远。
朱德熙考释过的资料包括楚简楚帛书、汉竹简、玺印陶文盟书铜器铭文等等。1970年代参加过马王堆1号汉墓遣策银雀山汉墓竹书、马王堆3号汉墓帛书、望山楚墓竹简和平山中山王墓铜器铭文的整理研究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发表了一系列有创见的学术论文。

朱德熙方言研究领域

在方言研究方面,尤为重视方言语法的调查研究,把方言语法研究同普通话语法研究相结合,提高了汉语语法研究的水平。

朱德熙社会兼职

编辑
中国语言学会及世界汉语教学会会长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
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
第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

朱德熙人才培养

编辑
朱德熙所教过的学生有口皆碑,蜚声中外。他爱护青年,奖掖后进,为造就语言学人才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十分关心中学语文教育,关心对外汉语教学工作,多年来还为完善高考语文考试工作做了大量工作。
朱德熙对如何培养人才也有其独到的计划与见解。我国恢复高考后的前几年,朱德熙被委任为全国高考语文命题组负责人。与"文革"前相比,高考语文试题从重知识检测到重能力考查,有了质的变化。特别是作文题,几乎每年翻新,尽管社会上有毁有誉,但其探索的初衷与改革的方向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
有一年作文题是缩写一篇文章,实际是考查学生的阅读和概括的能力。考后一位学生带着一批同校的语文老师走访朱德熙,问:“按这种改革的思路下去,明年的作文题该不会考查学生的阅读和演绎能力,让扩写一篇文章?”朱德熙听后一怔,侧着头,笑笑回答道:“那完全可能。”大家以为他是脱口随便一说,都没太在意。不料此话竟被言中,次年的高考语文作文题果然是对一篇文章的扩写。

朱德熙往事略集

编辑

朱德熙爱好看书

朱德熙家是个多子女家庭,朱是老大。高中时代,就读于上海大同附中。他在那里结识了一些进步同学,他的生活逐渐起了变化,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曾参加过一个学生请愿团,去南京请愿,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中途被国民党军警阻截,把他们押送回上海。那段日子里,为了安全,他常常借住在同学家里,不敢回家。原来,那就是响应北平“12·9运动”上海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学生运动。那个时期,他不知从哪里弄回家许多进步书。比如斯诺的《西行漫记》,厚厚的精装本,紫红布书皮,里面有大量红色中国的照片。

朱德熙苦读学问

朱德熙是一个学者,毕生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他做学问是做得很苦的。1946年寒假比他年小8岁的弟弟住在他家时,看到他每天都是深夜一两点钟还在那里看书写东西。
朱德熙 朱德熙
妻子说:“你写文章就像难产,简直是一刀一刀刻出来的。”朱德熙说,“你说得对,我写东西就是难产。”他的好友汪曾祺先生曾说,德熙搞学术研究“完全是超功利的”,“是把辛苦的劳动当成了一种超级享受。”这真是知人之语。哥哥对于语言学、音韵学古文字学确实有着极大的兴趣,别人觉得很枯燥的东西,他却沉浸其中,根本不会感到有什么苦或累。他很看重兴趣的作用。他觉得搞任何事业,如果不能把真正的兴趣激发出来,再讲什么大道理也是不牢靠的;而一旦有了兴趣,他会很愉快地把生命也放了进去。

朱德熙学贯中西

朱德熙是个语言学家和古文字学家,他在汉语语法战国文字的研究上作出过杰出贡献。其实他对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和数学也有着浓厚兴趣,而且学得很好。他在西南联大原本学的就是物理系,比杨振宁低一班。由于受到一些教授和同学的影响,大二时转入了中文系,攻读古文字学,解放后又从事汉语语法研究,但他始终保持着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和关注;同时,他的英文也很好,还懂一点俄文、保加利亚文和法文。如果用文理兼通,学贯中西来形容他,完全不为过。

朱德熙业余爱好

朱德熙还十分喜欢京剧和昆曲,中学时就常常在家里唱京戏。在西南联大他又迷上了昆曲和吹笛子,并且教会了妻子唱。他们俩常常一个吹一个唱,别人看了都是一种享受。朱德熙迷京戏,除了喜欢余叔岩和杨宝森,特别推崇言菊朋早年灌制的唱片,他说言菊朋的吐字发音,字字讲究四声和音韵,许多京剧大师也有弄错的时候,而言菊朋则没有。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中学时代朱德熙还喜欢看侦探小说,甚至自己也写着玩。

朱德熙个性特点

朱德熙一生讲求务实,淡泊名利,说话、做事、写文章、做学问都讲求实事求是,最讨厌虚夸浮华。他的文章很少形容词,更不见什么华丽辞藻。他曾经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和北大副校长等高职,但他从不以此炫耀,反而觉得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多次要求辞去职务,专事教学和学术研究。他的家人弟兄虽然常听他兴致勃勃地谈论古文字考释和汉语语法,却没听他讲过自己的成就和作用,直到他去世以后,从许多专家学者对他的评价中,才知道他作出过多么重大的贡献。

朱德熙爱情故事

编辑
朱德熙一般人只知道是卓有建树的语言学家,在夫人何孔敬眼里,她崇仰他的学问人品,更爱他的真情至性。因此,在妻子的笔下,德熙是一个善于发现、分享美好、呵护家庭的好丈夫。
他们的定情,始于一束蔷薇花。朱德熙在西南联大读书时,到陆家营何家任了两年家教,何家长女孔敬秀美天然,双方在长期相处中萌发了好感。有一次去赶街子,两人边走边聊,落在了后头。路上的一条小水沟里长满了野蔷薇花,朱德熙摘下一串,请求给姑娘戴在衣襟上,深情地说:“孔敬,知道么你很美,天然不俗,我很喜欢你。不几天,我就要回联大去复学,你要常来看看我。”双方这才确定了对方的心意。孔敬说服父亲退掉自小订下的亲事,和德熙走到一起。
相恋之后,德熙将自己喜欢的美好事物都想与孔敬分享,他自己喜欢昆曲,便教孔敬学唱。此后一人吹笛,一人吟唱,成为夫妻之间的乐事之一。甚至在文革期间,德熙被关进“牛棚”,却依旧记挂妻子爱花的喜好。那时二月的北大校园,到处开着紫罗兰色的二月兰,德熙从牛棚回家的路上采了许多放在书包里,一进门就给了妻子一个惊喜。1984年,夫妻回到昆明三十多年前的住地——染布巷24号访旧。巷口的杂货店柜台上,摆着一个深棕色的盛放豆腐乳的坛子,德熙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花了五毛钱同老板娘买下。他神秘地对妻子说:“你做梦也想不到的,我抱回去做台灯用。你看这个坛子的造型,古色古香,有多美!”回到北京后,德熙扎出台灯架子,孔敬用昆明的蓝花布做了灯罩。到家里做客的朋友都称赞台灯的别致。
朱德熙 朱德熙
二人伉俪情深,相携至老。不想德熙竟比孔敬早走,留下孔敬。在好友汪曾祺的鼓励下写下对德熙的回忆。孔敬一辈子没有出来做事,安安心心在家相夫教子,默默帮助德熙的工作。朱德熙在接受巴黎第七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称号时发言说:“我的事业成功,有太太的一半功劳。”这是对夫人何孔敬最大的敬意。

朱德熙人物交往

编辑
汪曾祺与朱德熙相知颇深,友谊的深厚非一般人能与之相比。汪曾祺1958年被划成右派,下放张家口的农业研究所。1960年初秋,好不容易摘掉了右派帽子。后因参与样板戏《沙家浜》的定稿,无可避免地卷入到了政治的漩涡中。在文革中被批斗、游街、罚跪等,每天除了学“语录”,就是劈柴、抬煤,算是个经风历雨的人,但不管倍受怎样的煎熬和折磨,汪曾祺都很少去麻烦朋友,越是莫逆之交越不麻烦。汪曾祺为人交友的姿态,堪称明净;对朋友的保护,更是细微。
可是汪曾祺越是心境澄明,不利用朋友为自己谋取方便,他的朋友却越是给予他无私的襄助,当时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的朱德熙,与汪曾祺在西南联大时是同学,在汪曾祺被作为重点审查对象,其他人都惟恐避之不及时,朱德熙和另一位同学李荣,着急地为汪曾祺奔走求助,他们几次去找胡乔木,以“傲”出名的李荣甚至对胡乔木说:“此人(汪曾祺)文笔如果不是中国第一,起码是北京第一。”
汪曾祺 汪曾祺
另一次,家中遇到难事,妻子施松卿开玩笑说:“德熙是咱们朋友中最大的官儿,托托他去?”谁料,汪曾祺却对往日里自己十二分疼爱的妻子发了脾气,很认真地吼道:“别添乱!”
汪曾祺的子女在《老头儿汪曾祺》中说:“到了大学,尽管爸爸生活困顿,没有余资向女生们献殷勤,但是他的才华仍然博得了不止一个女同学的好感。据爸爸的最好的朋友朱德熙先生的夫人何孔敬说,爸爸当时的女友后来在清华教书,一次朱德熙在清华门口还悄悄地向她指明此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后来爸爸失恋,曾经好几天卧床不起。朱德熙夫妇不知该如何劝解,只好隔着窗子悄悄观望,以防不测。”
何孔敬在《长相思:朱德熙其人》中也说:“曾祺有过一次失恋,睡在房里两天两夜不起床。房东王老伯吓坏了,以为曾祺失恋想不开了。”后来是朱德熙卖了自己的一本物理书,换来一些钱,硬是把汪曾祺请到小饭馆借酒消愁,这招还真有效,并没有借酒消愁愁更愁,而是浇了愁,没了事。
说起卖书换钱,汪曾祺和朱德熙似乎不只干过一次,他们还曾“吃”过好几本字典,那时在西南联大,云南飞涨的物价,让学生也好,教师也罢,都穷困潦倒得不行。那时汪曾祺习惯夜里写文章,白天起来泡茶馆。一次日上三竿了,汪曾祺还在躺着,朱德熙夹了厚字典来,叫汪曾祺起来,去吃早饭,两人就一起去旧书店卖了字典,解决了一顿早餐问题。
从西南联大毕业后,不管有事没事,汪曾祺都习惯给朱德熙写信,而且是长长的那种信,鸡毛蒜皮的事也谈,成了习惯和需要。
朱德熙患有气管炎,这病让汪曾祺比朱德熙还上心,只要遇到治疗气喘的方子,汪曾祺都会一笔一画给朱德熙抄录下来,寄给朱德熙嘱咐他认真治疗。
后来,朱德熙去了美国,在那里患了癌症。汪曾祺去美国见了朱德熙最后一面,据说那次见面朱德熙说汪曾祺格外的婆婆妈妈。朱德熙其实也这样婆婆妈妈过的,那是汪曾祺困顿时期,住在朱家,但朱德熙要出远门,于是像母亲一样一再唠叨,叮嘱家人好好照顾好汪曾祺。
朱德熙在美国谢世不久,一日晚间汪老在书房放声大哭,家人进屋一看,见到桌上汪老刚刚画好的一幅画,款落“遥寄德熙,曾祺作此,泪不能禁”。
朱德熙的墓安放在万安公墓,他的墓志铭正是由汪曾祺题写——“爱其所学,关怀后生。贤夫慈父,蔼然仁者。同学弟,汪曾祺书”,这就是五十年的挚交对故人的评价,也是知心知人的肺腑之言。

朱德熙著作目录

编辑

朱德熙书籍方面

语法修辞讲话》(吕叔湘,著/朱德熙,著) (开明书店 1951)
《作文指导》(中国青年出版社,1951)(开明书店 1952)
《语法修辞正误练习》(吕叔湘,著/朱德熙,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53)
《现代汉语形容词研究 : 形容词的性质范畴和状态范畴》(朱德熙,著) (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1956)
《现代汉语语法 : 1956-1957学年》(朱德熙,编) (北京大学汉语教研室 1957)
《定语和状语(朱德熙,著) (新知识出版社 1957)
语法修辞讲话》(吕叔湘,著/朱德熙,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79)
《文章评改》(1979)
现代汉语语法研究》(朱德熙,著) (商务印书馆 1980)
语法讲义》(朱德熙,著)(商务印书馆,1982年)
《语法·修
语法修辞讲话 语法修辞讲话
辞·作文》(朱德熙,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4)
语法答问》(朱德熙,著) (商务印书馆,1985)
《语法丛稿(朱德熙,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0)
《马王堆一号汉墓遗策补释》《朱德熙古文字论集》(朱德熙著,裘锡圭李家浩整理,中华书局 1995)
《朱德熙文集》(朱德熙,著) (商务印书馆 1999)
朱德熙选集》(朱德熙,著)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
语法修辞讲话》(吕叔湘,著/朱德熙,著) (辽宁教育出版社 2002)
语法分析讲稿》(朱德熙,著)(商务印书馆 2010)

朱德熙论文方面

《寿县出土楚器铭文初步研究》(《历史研究》1954年第1期)
《洛阳金村出土方壶之校量》(《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1956年第4期)
《战国记容铜器刻辞考释四篇》(《语言学论丛》1958年第2辑)
《说“的”》(《中国语文》1961年第十二期)
《战国文字研究六种》(合作,《考古学报》1972年第1期)
《信阳楚简考释》(《考古学报》1973年第3期)
《战国铭文中的私官》(合著,《文物》1973年第12期)
《平山中山王墓铜器铭文初步研究》(《文物》1979年第1期)
《望山楚简里的“軗”和“墨”》(《古文字研究》第十七辑,页194-197,中华书局 1989)
《望山一、二号墓竹简释文与考释》(朱德熙‧裘锡圭李家浩合著)(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合编《望山楚简》,页68 - 133, 1995年6月,北京‧中华书局。又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陵望山沙冢楚墓》附录三,页237-309,北京‧文物出版社 1996年4月,)
《望山一号墓竹简的性质和内容》(朱德熙‧裘锡圭‧李家浩合著)(《望山楚简》,页134-135。又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陵望山沙冢楚墓》附录二,页310-312,北京‧文物出版社 1996年4月)
《江陵望山楚墓竹简考释》(合著)
银雀山汉墓竹简》(集体编著)

朱德熙关于他的著作

《长相思——朱德熙其人》(何孔敬,著)(中华书局 2007年10月)

朱德熙《语法讲义》主题内容

这部书的底本是作者1961至1962年在北京大学讲授现代汉语语法(二)这门课程的讲义。从1961年初次在北大油印这份讲义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二十年。这次修订出版,补写了第十一、第十四、第十六、第十八几章。其余部分也作了补充和修改。 书中某些论点以及提到的一些语言事实,曾经跟王还、陆俭明等同志讨论过,得益很多。此外,当年在班上听课的同学们提出的许多有意思的现象和问题,对作者的启发是很大的。谨在此一并向他们表示深切的感谢。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语言学家 科学家 教育学家 教授 学者 人物